初恋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爱情情感 >  初恋故事

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时间:2019-08-24 09:00:43 阅读: 244次 评论: 0条
嘻哈哈衣服广告

 01.【狗吃屎的旧梦重温】

  大黄挑的日子不偏不倚刚好是这座城市2011年的初雪日,马路上的雪是旧一层未融新一层又落。聚会地点选在旧中学的新校区。一群穿西服打领带脚踩高跟鞋的男男女女们喊着“班长威武”,走进了这书声琅琅的青青校园。最让人上火的是不知道谁提议的,一群奔三的人竟然在人家操场上打起了雪仗。我出于女性的某种特殊生理原因放弃了这个娱乐项目,独自去爬学校里的“便便山”。

  “便便山”山如其名,像一坨盘亘在操场边上的便便一样。

  我想着想着脚底下一滑就又趴到了雪山上,然后听到“咔嚓”一声,之后是大黄恬不知耻的笑声:“哎哟喂,你这造型真优美嘿!”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转过头对着身后还没停止笑声的大黄说:“用蓝牙给我传一份。”

  我想我可以给这张照片起个名字,叫“旧梦重温”。

  02.【—切都是年轻的模样】

  当然,大黄并不是偷窥狂,他是来叫我走的。

  原因是这一大群男男女女破坏了校园和谐的学习氛围,被路过的各种老师各种批评,而这群成年很久的人竟然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垂头丧气地挨训。

  中午在附近的一个饭店点了最出名的肘子,男女分成两桌吃。饭吃到一半,大黄端着酒杯来到女生这桌,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空座上,脸色通红,看上去是喝了不少。我本来是要去洗手间的,结果被他一把拽了回来,死皮赖脸地非要问问我的“个人问题”。

  我心说我爸我妈都不着急,你关心这个干啥,但嘴上又不好意思说,只好打马虎眼:“大黄你都没找班嫂呢,我哪儿敢抢先一步,您说是吧?”偏偏眼前这个男人不依不饶:“男人不着急,可你们女人不一样嘛。除非你是心里还放不下他。”

  而大黄口中这个“他”正是我绝口不愿提及的你,于是我掏出包里的卫生棉,压在只有我和他能看见的地方说:“我现在急需解决一下我的‘个人问题’。”大黄顿时面红耳赤,丢下一句“苏格你口太重了”便落荒而逃。

  03.【优等生就是有优等的待遇】

  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个听话的矜持孩子,我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就是在上高中的时候顶着“打架、早恋、去网吧”三条高压线之一跟你“早恋”,所以说我分明就是被你带坏了。

  但我对你死心塌地、一往情深,尽管外面风声正紧,我还是在接到你的短信传情之后冒着生命危险奋不顾身地第一时间赶到学校大门口。那天月黑风高,你一见到我张口就来了一句:“跟我逃课吧。”

  当时正是两节晚自习之间的大课间,“狗仔队”们应该正忙着在操场上扫荡,不会注意这里,但偏偏就那么不巧:“最牛狗仔队”有事提前回家,正朝着校门口走来。

  你一把把我拽到身后,笑着向一步步走近的他打了个招呼:“老师好。”而年级主任也一改平时凶神恶煞的模样,慈眉善目地冲你笑:“阿邦啊,一个人在这儿干吗呢?”

  “晒月亮。”

  我当时躲在你的背后险些因为这拙劣的借口笑出了声,果然优等生就是有优等的待遇。

  不过那晚的逃课十分不成功,我在翻墙的时候扭到了脚,你只好又背着我回去,并在门卫那儿佯装是病了的同学刚刚从医院回来。

  对于你双手背在背后让我双膝跪在你双手上把我背回来这个古怪的姿势,门卫大叔纳闷了好久,我也纳闷至今。

  04.【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

  高考结束后,你考上了著名的Z大,而我则上了本地一所二流学校。我本以为异地恋就这样风风火火地展开了,没想到竟然无风无浪地过了三年。[!--empirenews.page--]

  大三那年暑假你说有事不能回来,我背着大包小包去杭州看你。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就看见你在厨房里汗流浃背地给我煎鸡蛋,我走过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你:“我有个消暑的方法。”

  “什么方法?”

  “吃哈根达斯去吧,你请客。”

  “……”

  然后你擦擦额头上的汗很认真地看着我说:“真想吃?”我说:“逗你的,这么贵的东西,跟抢劫一样。”你说:“那我给你做吧。”

  我当时真是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从杭州回来之后还和你通过电话,然后我去了一次同学聚会,再然后,我就一直没再见过你。我曾经神经兮兮地又折回杭州找你,却被你的室友告知你报了交换生项目,人已经在美国了。

  于是后来的这些年,我开始变得像个小怨妇一样。大黄曾经追求过我一段时间,也因为我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男人而不了了之。

  如果连你都是不可信的,那我还能相信什么?

  05.【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我从洗手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回来之后又被告知吃完饭继续去K歌,这群人还真是有精力。

  然后在KTV的包厢里就听见一群人鬼哭狼嚎地吼:“那时陪伴我的人哪,你们如今在何方。我曾经爱过的人哪,现在是什么模样……”

  于是我很没出息地也跟着感伤了,情绪还没酝酿到极致,旁边就有人推我:“嘿,你喝完洋墨水的人回来了。”然后我抬头就看见你高大的身影,遮天蔽日地站在门口。

  你劈头盖脸就问我为什么消失了,为什么换了电话换了QQ换了MSN换了邮箱统统都不告诉你,我就傻了:“不是你先消失的吗?”

  大黄在旁边惶惶不安地打圆场:“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看着他脸上不安的神情,突然好像明白了一点儿,抬起头问你:“你走的那天是不是8月28号?”你说:“对,我给你发了一个短信还打过一个电话,但是你关机了。”

  我记起四年前的聚会大黄手机没电了借我的手机用,然后竟然跟人扯了3个小时直接导致我手机没电且停机。然后我就彻底怒了,双手扶着你抬腿照着大黄就是一脚:“大黄你浑蛋!”

  那夜星光静好,你背着我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口,走过一盏又一盏街灯,用那个我纳闷了很多年的奇怪姿势。

  那年你走得急,来不及跟我细说,发了短信告诉我你要去美国,详细的等你安顿好了再告诉我,并且叫我等你。但那天短信被暗恋我多年的大黄无意间看到,于是一时鬼迷心窍删了你的短信,并且故意霸着我的手机不放。

  人都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犯错、羡慕、嫉妒、有私欲,也许最重要的原因是当时太年轻。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以为早已丢失在时光里的你终于回来了,这才是重点。

  很久很久之后,这座城市也开了一家哈根达斯店,路过的时候你问我:“要不要进去吃?”我当时左手抱着烤红薯右手抱着你胳膊,很无奈地冲你翻了个白眼:“大冬天的谁要吃冰激凌啊?”

  你吃或者不吃,它的广告语就在那里,一成不变: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深度阅读

友情链接

(交换请联系Q: 80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