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伤感文章

止“占”之殇

时间:2019-09-07 07:50:56 阅读: 10次 评论: 0条
我自乐逍遥

又是一场落幕。悲喜交加。

一年的时间很长,长到可以把一张张面孔深深地刻在心底,长到可以让那一段段回忆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长到可以把一个人改变得连自己也不敢相信。长过整整两个山头的距离,长过我们到云端那么远。

一年的时间又好短,短到都没办法让刚开始的继续,短到都没办法让彼此的心灵近一点、再近一点,短到我们都还没能拥有拉住一切的力量。短过睫毛到眼睛的距离,短过从六十秒到一分钟的长度。

一年,就是在这么一个说不上长短的时间,离别悄悄走近。

这样的用分开命名的夏天不止一个,但每每走到这里,还是会觉得无所适从。

或许人活着就是用来被捉弄的,以为很幸运地没有被人捉弄,但冥冥之中不知道已被时间捉弄过多少回!

要么,从来不曾相见;要么,再也不说再见。我不希望听到以后碰头时的那句“好久不见”,也不希望再次记起的时候心中泛滥的那句“说了再见”。

我们很叛逆,总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但面对离开的现实,我们的叛逆丝毫起不了作用。因为很多事情,无论是该结束的还是未完成的,都不得不在文末加上一个句点。也许那个句点不够圆,也许还做不到首尾相连,但它还叫“句号”,还是一如既往地宣告着故事的结束。

于是,一切过去统统定格在过去。

于是,停止占有……

停止占有高一四班的那扇门,那排窗,那块黑板,那支粉笔;

停止占有那张课桌,那把椅子,那只在头顶呼呼转着的电风扇,还有,那个电风扇下开心过沉默过的自己——那个早已习惯把自己和1204连在一起讲的我——都要成为过去了,或者,都已成为过去;

停止占有一起笑一起疯的日子,停止占有那已逝的三百六十五个早晨和日落——我想尽量在“我们一起的时间”与“一年”之间划上等号,那样我就可以知道这一年在我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那么,我们眼中的希望到底是什么形状?

此刻,只唱只想,这首止“占”之殇……

上一篇:我愿意 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

友情链接

(联系Q: 800400)